作者: rdmarketing

行動木屋 Q&A 大解惑

1 台灣高濕熱,木屋適合嗎? (1) 木材能調濕又抗熱,正是濕熱氣候下該有的住宅。 (2) 唯,木屋忌諱「悶濕」。 紅屋以嚴謹防水、大量通風、架高,甚至獨特「透氣工法」,避免任何水氣的悶積。 2 地震、颱風,木屋耐得住嗎? (1) 屋小、低、輕,更以鋼為骨,任何地震絕對無慮。 (2) 基座以型鋼拉地...

保留天然原味

天然美的呈現,無處不在只是工業化的影響,現代人不再熟悉它隨緣展現,無限驚喜;它隨歲月推演,越老越有魅力它是人與自然,情投意合的貼心遊戲正是光鮮豔麗、冰冷無情的現代設計急需的滋潤日本人以『侘寂wabi-sabi』歌頌這種美學敲響工業化設計的省思。      

紅屋保固

以上問題須要使用者配合關照,而紅屋則樂於提供下列保固與服務: 1)因原廠設計、施工瑕疵而危及結構安全者,由訂貨日期開始一年內,紅屋將負責修復至不影響結構安全。 2)因人為或環境因素導致產品產生異狀,例如發霉、受潮變型等等皆不在保固範圍內。 3)竹纖類商品的蓆面部分屬於消耗品,不在保固範圍之內。若一年...

如何養護

除了極少數的元件,如沙發泡綿,紅屋的產品幾乎全以天然素材完成。這些天然素材既以健康無害的姿態親臨人與環境,只要懂得幾個簡單的養護原理,使用起來既輕鬆又愉悅。 紅屋的主力天然素材有木、天然漆、竹、乳膠、草蓆,養護之道分述如下: ‧ 大氣濕度的控管 水,尤其是滯留的水最傷天然素材。台灣高濕,尤其梅雨季節...

認識天然素材

紅屋專研住宅,許多國人或許把住宅當成炫耀地位的堡壘(如帝寶等豪宅),但紅屋則堅信住宅更該像休憩養息的『逃城』,也因此挑選木材,我們偏好肌膚親和的軟木,尤其與人頻頻接觸的地板、桌板、床或椅面。北美的檜、杉、松便因此成為我們的首選。 ​ ​木怕火?但衣服、窗簾、紙張、電器、油漆…更怕,有些雖有防火處理,...

The alternative house

一)台灣house的演變:高腳屋 》 三合院 》洋房 》豪宅 》小豪宅 》? 二)house是生活的必要(至少人類從採集改農居便如此),但困難與矛盾越來越大, house變成生存的重大難題: @ house超貴,遠非正常薪水付得起 @ house與好都市、好地段、好學區咬在一起。但轉錢的工作卻是天涯...

「夢田一村」的藍圖

壹:起心動念,如何下手? @ 田園夢,人人有。但夢想偏離務實,落為空想。而同時,政府法規則陳義過高,更製造了重重阻難。於是夢想雖促成了農田交易,換了主人,但農田更荒,農村更破,而有夢的都市人則更老。 我已年逾60,事業也隨景氣減縮。一來,自己的人生如何收晚場?二來,終歸農家子弟,此生能否有助於農業的...

「伴農共老」的新願景

第一章:凋零的農業 一)框框大限縮:農業的唯一價值,農產 @ 農的唯一價值是農產。政府照顧民生,又努力壓低農產價格。務農不划算,農家子弟能出走的一定走,走不成的也得靠打工。農村只剩孤獨老人或失志的酒鬼。農村徹底崩潰。「農村好、農家樂」成了酸苦的古板笑話。@ 只剩農產的農村,人力老化、劣化,面對進口,...

「小建築」的生活實驗

我的「小建築」如何成形? 當我把老家拆了,好不容易新宅完成,大夢成了,眾人欽羨的眼光也有了。然而躊躇滿志的同時,也生起了另一種感傷,原來再怎麼漂亮的房子,少了熱絡的人氣,反倒顯得淒清。終究我又碰上了一個新難題。 我開始明白,原來那不是建築問題,而是環境周遭與社會問題的衍生。解答在哪裡?我不知。但悶的...

食農整合-下鄉住

窮山惡水也不凋蔽 仰慕大師建築,一群台灣建築人在瑞士深山奔坡。離開山下小鎮足足兩個多小時,彎延小路,峭壁掛瀑,連颱風天走過太魯閣的我,都不由讚嘆驚呼。建築位在一個疏散的小村落。領航的解說老師好奇感言,「真不懂,這些瑞士人去哪兒上班?」。 哪兒都不用去!就在這窮山惡水裡! 我們一群近40不就主動送上門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