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: 理念論壇

The alternative house

一)台灣house的演變:高腳屋 》 三合院 》洋房 》豪宅 》小豪宅 》? 二)house是生活的必要(至少人類從採集改農居便如此),但困難與矛盾越來越大, house變成生存的重大難題: @ house超貴,遠非正常薪水付得起 @ house與好都市、好地段、好學區咬在一起。但轉錢的工作卻是天涯...

「夢田一村」的藍圖

壹:起心動念,如何下手? @ 田園夢,人人有。但夢想偏離務實,落為空想。而同時,政府法規則陳義過高,更製造了重重阻難。於是夢想雖促成了農田交易,換了主人,但農田更荒,農村更破,而有夢的都市人則更老。 我已年逾60,事業也隨景氣減縮。一來,自己的人生如何收晚場?二來,終歸農家子弟,此生能否有助於農業的...

「伴農共老」的新願景

第一章:凋零的農業 一)框框大限縮:農業的唯一價值,農產 @ 農的唯一價值是農產。政府照顧民生,又努力壓低農產價格。務農不划算,農家子弟能出走的一定走,走不成的也得靠打工。農村只剩孤獨老人或失志的酒鬼。農村徹底崩潰。「農村好、農家樂」成了酸苦的古板笑話。@ 只剩農產的農村,人力老化、劣化,面對進口,...

「小建築」的生活實驗

我的「小建築」如何成形? 當我把老家拆了,好不容易新宅完成,大夢成了,眾人欽羨的眼光也有了。然而躊躇滿志的同時,也生起了另一種感傷,原來再怎麼漂亮的房子,少了熱絡的人氣,反倒顯得淒清。終究我又碰上了一個新難題。 我開始明白,原來那不是建築問題,而是環境周遭與社會問題的衍生。解答在哪裡?我不知。但悶的...

食農整合-下鄉住

窮山惡水也不凋蔽 仰慕大師建築,一群台灣建築人在瑞士深山奔坡。離開山下小鎮足足兩個多小時,彎延小路,峭壁掛瀑,連颱風天走過太魯閣的我,都不由讚嘆驚呼。建築位在一個疏散的小村落。領航的解說老師好奇感言,「真不懂,這些瑞士人去哪兒上班?」。 哪兒都不用去!就在這窮山惡水裡! 我們一群近40不就主動送上門...